台北的療癒食物(一)田舍手打麵

在台灣讀書的時候,我默默地為自己做了一個飲食地圖。這個地圖很特別,因為它並不是記錄我認為最好吃的餐廳。每一家上榜的店,都有着我稱之為「有感情的食物」。

而田舍就是我第一家紀錄下來的餐廳。

田舍手打麵位於西門町,要在這裡碰上專為旅客而設的劣食餐廳簡直是易如反掌。大一、二經常即興跑到西門町夜唱,剛好友人又是西門町地頭蟲,所以很幸運地我在西門町這劣食天堂反而成功發掘到不少滄海遺珠。

田舍賣的是獨沽一味的烏冬。第一次來的話,建議先嚐嚐最原始的蔬菜烏冬。麵端到桌上,總是熱得燙手。平凡的蔬菜們整齊地擺在麵上,中間的溫泉蛋則為整碗麵增添了一點玩味。吃的時候,是出奇地平淡。湯底是踏實的高湯,麵條很有嚼勁,套香港美食家蔡瀾的一句(廢)話,就是「食麵有麵味」。

帶有保護色的油豆腐低調地藏在湯頭中。田舍的油豆腐用麥芽糖煮過,吸飽了高湯,一咬下去,甜甜的湯汁就會在口中爆發。吃第一口很驚艷,令人馬上想再吃一口。人們說事不過三,田舍卻更少,只有兩塊油豆腐。這樣也好,驚喜總不能發生太多次。第一次驚訝、第二次回味、第三次留藏在心裏就好了。(但如果你真的很想吃也是可以單點一份油豆腐啦。)

田舍旁邊是人潮駱驛不絕的摘星牛肉麵店牛店。有一次我和友人想不開,決定投奔牛店前的人龍。

「好吃嗎?」
「好吃。」臉上表情卻不怎麼覺得。
「要是讓我再選,我寧可吃田舍。」

的確,牛店濃郁的湯頭、細火慢燉的牛肉、令人眼花撩亂的配菜、配上米芝蓮的名氣,田舍頓時顯得黯然失色。但比起跟著旅遊指南和遊客一起站在「名店」的隊列中,在離鄉別井的時候和當地友人一起到處覓食,這才是令田舍的最吸引人的地方。再者,重口味吃太多對身體無益。鹹魚白菜、粗茶淡飯,這才是人本應追求的味道吧。

然後有一次,我帶了澳門的朋友到田舍吃麵。

「太淡了,沒味道。」

我不怪他們,畢竟有感情的食物可是不會隨便和陌生人發生關係的。

-

二零一八年 十一月五日

澳門人,全職拍片,但有時候更愛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