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的療癒食物(二)國賓鹹粥

我討厭吃粥。

特別身為一個習慣吃廣東粥的人,台灣的鹹粥更是讓我對粥的討厭程度上升到另一個層次。幸好,國賓鹹粥吸引我的,並不是鹹粥,而它的滷肉飯和小菜。

但其實接下來的內容跟國賓鹹粥沒有甚麼關係。

澳門的台灣食物,據說是由一家叫小泉居的連鎖台式快餐引進來的。中學時期沒甚麼錢(現在也沒有),午飯經常到小泉居點一碗菜單中最便宜的滷肉飯,然後加上一杯超大杯的珍珠奶茶。小泉居的滷肉飯用的乾巴巴的肉碎;滷汁水稀稀的,總是把飯浸得軟爛;再加上淡而無味的高麗菜和滷蛋,小泉居的滷肉飯實在是對台灣國民美食的一大侮辱。但對一名食量頗大的中學生來說,倒是一個很經濟的選項。

國賓鹹粥的魯肉飯,也許比不上附近的宵夜明星阿財或者台北滷肉飯大咖金峰,卻造就了我和台灣滷肉飯真正的「第一次接觸」。

第一次跟同學去西門町夜唱,地頭蟲帶了我們去國賓鹹粥買吃的。那次,就是我第一次嚐到滷肉飯的真正模樣。滷肉肥瘦適中,入口即化;滷汁和油脂混和在一起,包裹着每一顆飯粒;吃的時候還會散出淡淡的醬油和紅蔥頭的香。這個味道和小泉居那碗不像樣的東西簡直是天堂與地獄的差別。

我們總會先在附近的店買一大堆垃圾食物才去唱歌。我很少聽台灣的流行歌,所以初初去唱歌的時候,當友人在叫破喉嚨大唱特唱,我就會在旁邊安靜地吃着滷肉飯,偶爾才亂入一下唱幾首廣東歌。之後滷肉飯吃多了,歌聽多了,也漸漸對台灣歌曲(和滷肉飯)多了一點認識,霸佔麥克風的時間也愈來愈長。

後來,大家見面少了,夜唱的次數也少了。但我偶爾在西門町,還是會走進國賓鹹粥,點一碗滷肉飯,加個滷白菜或涼筍,或是雞卷跟紅燒肉。不用幾分鐘,就能把所有食物扒進口中。這碗便宜又不太健康的滷肉飯,說不出有甚麼特別。但每次吃完,總覺得生活會過得愉快一點。我想,這就是英文所形容的 Comfort Food 吧。

最近小泉居改了菜單,很搞笑地在原來的「滷肉飯」之外新增了一項「肉燥飯」,聽說是比較接近台灣口味的改良版。有時突然想吃滷肉飯,總會猶豫一下,要不要再給小泉居一次機會。但只要冷靜下來,想想夜唱時吃到的那碗滷肉飯,心裏的理性聲總會提醒我:不用了。

-

二零一九年 一月四日

澳門人,全職拍片,但有時候更愛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