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的療癒食物(一)誠記小食

吃辣,是人類其中一種奇怪的行為。品賞美食之樂,應在於細味食物當中的色香味美。但辣所帶來的,偏偏是干擾其他感官的痛覺。即使嗜辣如我,細想到當中的矛盾,還是覺得很耐人尋味。

稍作研究之後,發現心理學家把這種行為稱為「良性自虐」(benign masochism)。意思是人會做一些讓自己驚恐難受,但又不會對自己做成確實傷害的行為,從而獲得一種矛盾的快感:吃辣如是,看恐怖電影如是,回想起已不復返的美好過去更亦如是。

誠記小食,是中學時期的我嗜辣成狂的修羅場。誠記所賣的,是街上隨處可見的篤篤*。他的魚蛋香腸,也不是甚麼特別的自家製手作,反正就是在超市也能買到的冷藏貨。但誠記的鎮店之寶,在於其秘製辣汁。

但要仔細說出誠記的辣汁有甚麼特別,倒也很難說得清,它不是四川花椒那種讓人頭皮發麻的麻辣,也不是咖哩那種芳香樸鼻的香料辣,不是泰式的酸辣,不是韓國的甜辣……反正就是純粹的辣,而且他媽的很辣。但即使是純粹的辣,卻又不怕讓人覺得空洞無味,只為辣而辣。而且不知是有意栽花還是無心插柳,有別於其他店家,誠記的篤篤並不是用水煮,而是放在一層層的大蒸鍋乾蒸。蒸出來的篤篤,不會有多餘的白烚油水浸在碗㡳,更重要是不會把誠記的招牌辣汁給稀釋掉。

三年高中的嗜辣鍛煉之路,有三位死黨與我同行。起初大家還是各自點自己愛吃的,之後經驗值刷了一段日子,我們發現了辣汁的最佳拍擋:芋絲。芋絲由蒟蒻製作,製成麵條狀後再捆成一束。芋絲本身沒有味道,而表面的坑紋能輕易掛上大量辣汁和辣椒碎,因此是讓舌頭盡情感受辣椒素的不二之選。經過反覆實驗,我們團隊發展出一套基本訓練:每人必須點三串芋絲,一串四件,全部用辣汁浸滿,而且在吃完十二件之前不能喝任何飲料。四人之中,駱sir最能吃辣,level和我差不多,禮兒程度在中等,而阿澤則長期滯留新手村,而且只是不小心多吃了點辣汁,就要急忙衝回學校冤臭的廁所怒蹲一波。

一次吃這麼多,不怕膩嗎?

膩,又辣又膩。

這麼無聊的挑戰,有意義嗎?

完全沒有,但很好玩。或者應該說,年輕的時候總要做過一些完全沒有意義的事情,這樣的生活才有意思。

後來從台灣畢業回來澳門,我回到母校幫忙帶活動課。第一天上完課後,我就急不及待走到誠記,想重刷當年的任務。

「無芋絲賣。」老闆娘說。

「咁我要兩串燒賣啦,只要辣汁。」

「好辣㗎喎。」老闆娘如常地提醒,我微笑點點頭,心想我已經聽過這句說話無數遍了。

我趕緊把沾滿辣汁、還冒着煙的燒賣放進口中,想再回味那份熾熱的痛快。嗯?奇怪,怎麼覺得不及以前那般的辣?是老闆娘調整了辣度,還是我對辣的忍耐力成長了?現在誠記的辣汁已經不能讓我獲得「良性自虐」的刺激,但只要每次想到我們四個屁孩圍住那個用發泡膠盒裝得滿溢的辣汁芋絲湯,雖然感受不到舌尖上的痛楚,但那種既難受又療癒的情緒,卻從來沒有離開過。一碗純粹的辣汁,使人五味雜陳,所有的甜酸苦辣,皆盡在不言中。

-

二零二零年 十二月二日

*「篤篤」是專賣魚蛋、香腸等火鍋料的外賣小食店。「篤」這個動詞是把東西串起來的意思,因此「篤篤」便用來代表一串串的食物。

澳門人,全職拍片,但有時候更愛文字。

澳門人,全職拍片,但有時候更愛文字。